乌鲁木齐劳动街换哪里了

来源:网易健康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乌鲁木齐劳动街换哪里了剧情介绍

2019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在反送中运动情绪下,整体投票率高达71.2%、民主派破天荒夺超过八成议席。随着立法会民主派议员去年宣布总辞后,区议会正式成为香港唯一有民意授权的机关。然而自从国安法落实后,外界一直估计港府终会向区议会下手,而民主派主导的区议员上任超过一年,慨叹面对的政治压力越见沉重,与政府关系亦明显愈见紧张。
民主党的郑丽琼由1994年开始担任民议员,在今届成为香港中西区区议会主席。服务区议会26年的她对美国之音说,港府的行政打压手段前所未见。
她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在2020年1月1日上任,以我观察,政府似乎不能接受民主派大胜的选举结果,由上任到现在超过一年,政府的红线越推越前。”
民政处行政手段打压 会议离场拒提供秘书支援
根据香港的《区议会条例》,每届任期4年的香港区议会是地区咨询机构,共分成18区域,负责向政府部门提供意见,没有实际行政权力。现时审批议案的程序是由区议员收集民意写成议案,交由区议会主席审批纳入会议议程,每次开会由隶属港府民政处的秘书负责提供行政和文书支援。
郑丽琼說:“我经历五届区议会,完全没有遇过秘书处中途离场。” 她说,从这届区议会开始,民政处经常以“议案不符合区议会职能”、“不属地区事务”为由,拒绝让议员在会议上讨论所谓“涉及政治”的议案,亦会在议员讨论政治议题时中途离场,拒提供秘书支援。郑丽琼說:“当天我第一次看到民政事务署同事出走,我没想过这件事会成为常态。” 她指出,遇上官方认为政治敏感的议题,被香港民政事务局控制的区议会秘书处有所謂的“五个不”:不能接收议员呈上的文件,不会放到议程中讨论、不能在会议传阅文件、不会将文件交给政府部门跟进、不会替会议整理会议纪录及录音。郑丽琼說,香港当局指称这些议程越权和不符合区议会职能。
港府指区议员越权 区议会主席:双重标准
郑丽琼对美国之音说:”在2019年以前,每年我们也在区议会讨论六四事件,民主派议员提交议案亦从未遇上民政署阻拦。但今年情况突变,我向民政署询问,他们没有解释,只说’我没补充’。” 她认为,被审查的议案都是该区相关议题。2020年9月的一场冲突,一名巴士司机在冲突现场被控涉嫌危险驾驶及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被捕,以致该辆郑丽琼选区的巴士当天严重脱班。包括郑丽琼在内的一众区议员希望在会议上讨论巴士司机的职业安全及乘客安全问题,民政处却认为文件内容并非中西区地区层面的事宜,拒绝讨论。
“我们的居民每天乘坐该巴士,现在出现脱班情况,你怎能说这不是地区事务?”郑丽琼指上述例子只是冰山一角。本届区议会上任至今,有逾160项讨论议程被民政事务专员指越权并离场,其中议题包括不少民生事项,如最低工资检讨、警方执法情况。
美国之音翻查资料,区议会过往亦曾讨论“全港性议题”。例如2015年,由建制派掌权的十八区区议会曾就行政长官普选办法,通过一项“支持政府按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落实2017 年行政长官普选”的动议。时任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及副局长刘江华更走访十八区区议会收集意见,表示“全港区议会是非常重要的民意代表机构”。 2017 年,港府公布西九龙高铁站边检方案,十八区区议会主席发表联署声明支持政府实施“一地两检”,多区区议员在会议上动议支持政府的一地两检方案。
郑丽琼说:“这前所未见的情况绝对是双重标准。” 她反问:“为何支持政府政策可以讨论,但民选议员却没有讨论权利?准则是什么?我们不知道。”
区议员被港警针对 多次政治检控
然而,港府针对区议员采取的行动不只在议会内;多名区议员在过往一年多在不同场合被捕。郑丽琼在去年3月因在Facebook转发包含警察个人资料的贴文,被控违反法庭颁下“禁止披露警员个人资料”的临时禁制令,最终被判监禁28 日、缓刑1 年。美国之音点算过去一年多,最少有60名区议员区议员被捕或被控告,大部分与示威活动相关,也有个案涉及去年民主派初选大搜捕。
香港民主派人士去年中就原定于2020年举行之香港立法会选举,举行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初选。到了今年1月6日,初选参与者遭到港警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大规模搜捕。同为中西区区议员的梁晃维亦因参与初选被捕,但早在去年10月1日国庆游行,梁晃维在现场视察情况期间,已曾被拘捕。
“我很感受到警察对于区议员的敌意。”梁晃维形容民主派区议员已成为警方敌人。他对美国之音说:“10月1号当日,我跟另一位区议员到示威现场打算向市民提供协助,却遇上警察封锁线。警察在查问后释放封锁线内部分市民,但一看见我的区议员证,想也不想便拘捕我们。今天,区议员本打算用我们(区议员)的身份,帮助居民调停警民冲突,但当选后却发现很难做到,因为警察对我们的敌意实在太大。”
港府阻止区议会发挥影响力 “素人“区议员指难以实践抱负
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市民为了不让建制派当选,一众没有从政经验、没有政党背景的“政治素人”纷纷出选,民主派当选人中,超过80人是这些“政治素人”,本为大学生的23岁梁晃维便是其中之一。
梁晃维对美国之音说:“当时认为区议会可能是一个值得争取的战场,所以决定参选。希望帮助大家在这个平台得到更多发言权,也希望争取资源去支援对运动有帮助的地区活动。”但梁晃维当选后,才发现期望与现实落差很大。他说:“但成为区议员一年之后,我们看到政府在民主派上场后不尊重区议会的意见,也不让区议员讨论他们不希望讨论的议题。”
政治议题被审查,但即便是社区层面的议题,区议会议员也遇上阻滞。 “从前建制派区议员会用区议会资源,制作横额就社会议题表达立场,例如《逃犯条例》修订之前,支持修例的横额铺天盖地;但我们上任后,我们希望就国安法表达立场,政府却拒绝让我们报销传传单张的支出。这是很明显的差别待遇。“梁晃维又说,就连拨款为居民购买抗疫物资这种没有政治含意的活动,也被民政署叫停。他说:“有人认为区议会应只注重民生,不应该谈论政治,但你看到政府的全面不合作,政府才是把民生议题政治化的一方。”
梁晃维对美国之音说:“政府就是要营造一个感觉,民主派当道的区议会什么事情也做不到“。
去年11月,港府取消4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资格,引发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总辞,区议会顿时成了全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民意机关。梁晃维认为,这令政府打压区议会变得势在必行。他说:“过往政府推行新政策时,官员往往会寻求建制派掌权的区议会支持,而假装该政策有广泛性支持。现在区议会变天,政府便用其他方法阻止区议会发挥影响力,无所不用其极架空区议员,以行政手段阻挠议员执行职务,令市民认为民主派议员一事无成。“
议员资格随时被取消 梁晃维:没有包袱更果断
自从国安法出炉后,一直有消息传出区议员需按国安法宣誓,直至特首林郑月娥去年11月12日表示“区议员优先被视为公职人员,需要按国安法宣誓“。此举一直被视为港府 ”DQ区议员“(取消议员资格) 的前奏。梁晃维指,假若宣誓落实,他也会参与。他说:“只有我的选民才有资格决定我能否继续成为区议员,所以我也会宣誓而留任。他们投票时,希望我们能至少成为四年的区议员,假若最后我真的被取消资格,也只能够说没有办法。”
然而梁晃维作为新手区议员,又曾被取消立法会参选资格,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完成四年任期。
他说:“我们这些素人区议员,没有政党,没有包袱。部分有经验的区议员会不停思考自己应如何争取表现而达到连任;但很多素人区议员其实没想过连任,我们很清楚知道四年内我们一定会被取消资格,没有机会再参选,所以我们会更加放胆,愿意去承受风险去推动我们的目标。”
梁晃维说,现阶段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他表示:“在香港,近这20多年的民主运动很多时候跟选他表示举挂钩,我们从没经历过没有民意代表的年代。当区议会有一天消失,香港最后的民意代表也消失的时候,香港人是时候思考如何延续民主运动。我认为,这是未知的结果,情况可以变得更坏,也可以变得更好。”

详情

乌鲁木齐劳动街换哪里了 Copyright © 2020

深圳微信号看图szsn 武汉小巷子里站着的女 视频交友软件 玩儿大龄剩女的感觉 天河棠下500一次
卫校女生很随便吗 乌鲁木齐酒店上门套服务 深圳宝安区妹子好便宜 太原没拆的城中村 适合yp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