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龙华好玩的会所

来源:京华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深圳龙华好玩的会所剧情介绍

【大纪元2020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桂秀报导) 新世纪影视基地 于2017年5月份在北美成立,其宗旨是秉承“真、善、忍”核心价值, 以纯正美好的影视艺术形式,唤醒世人本性的归真,弘扬和再现神传文化。
新世纪出品的《 归途 》从公映至今,已经获得51个国际电影节的奖项,除了获得最佳故事片奖,还获得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等单项奖项。
2021年新年来临之际,《 归途 》女主角 郑雪菲 以虔敬的心表达心愿:“感恩师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恭祝伟大的师尊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她表示:“自己的一切荣誉都归属法轮大法,是法轮大法使自己成为浊世中的净莲美丽绽放。”
“曾经在演艺圈待过的我,在法轮大法的 修炼 中找到了一片净土,在空虚和浮躁的社会环境中,获得了心灵的宁静,大法让自己成为一个高尚的人,让自己能够拥有高贵、圣杰的灵魂。”
电影《归途》取材于真人真事:讲述的是一位如日中天的电影明星王浩晨突患绝症,他在踏上了独自旅行、独自死去的最后行程中,意外地遇到了昔日的女友——法轮功学员小雪,这重逢让王浩晨即将结束的生命焕发生机。
对于这部影片的创作初衷,导演David Li表示:人的一生很短暂,匆匆几十年转眼就过去。人生可以有很多选择,或者追求名利地位、安逸的生活;或者寻求一种更高尚的使人的生命真正得到升华的途径。《归途》就是基于现实中发生的故事,想给观众带来一个能够真正改变命运的选择。
从英国伦敦到美国纽约,从喜马拉雅山东麓的不丹到南麓的麦克罗干吉,从日本东京到马来西亚槟城,从印度孟买到以色列拿撒勒,从美国洛杉矶、路易斯维尔、维加斯、迈阿密到非洲尼日利亚、肯尼亚、突尼斯,《归途》获奖的足迹遍布各大洲,受到不同文化背景的电影专业人士赞赏。
郑雪菲说:“在这一年中,通过法轮大法五套功法炼功和按‘真、善、忍’的标准行事做人,我拥有了健康的身心。有大法的指引,纷繁乱象中我能识别谎言,看清真相,坚守正义,秉持传统。”
“感恩师尊,把我从浑浑乱世中唤醒,让我明白‘真、善、忍’宇宙真理走入 修炼 返本归真,让我拥有勇气和信念在新世纪影视以艺术形式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圣与美好。”
“感恩师尊,慈悲伟大的胸怀,把‘真、善、忍’的光辉洒满人间,不懈地唤醒世人善良本性。法轮大法弟子也以各种形式讲清真相,传递正向积极的传统观念和普世价值,揭露中共谎言,使更多人看清红魔共产主义的真实面目,在善恶面前做出自己的选择。”
郑雪菲对记者讲述了她的成长故事。以下是郑雪菲表达的心声(上)。
我是因为妈妈修炼法轮功接触到了大法。从小在我记忆中妈妈永远都是体弱多病,弱不经风的样子。她患有胆囊炎、浅表性胃炎、窦性心律不齐等多种疾病,生了我后身体就没有恢复过来,一米五八的个子体重不到40公斤,她这个老病号几乎在我老家那个不大的小圈子里是人尽皆知。
大概在我三四岁能够记事的时候,她就不在我身边,对于小小的我来说不知道妈妈怎么了,也不知道她到底离开了多久,每次听到妈妈的来信就躲在被子里哭。
后来听家人说:“她病了,到省城住院了。”有几次还被直接送入抢救室,差点就要送病危通知书了。我曾经看到过她几近神经崩溃的边缘、全身抽搐痉挛不能控制、像要疯了的状态;听到过她躺在床上难受的无法动弹、无力呼吸地呻吟,当时我就坐在她门口的沙发上,好害怕,甚至怀疑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是不是妈妈。
我的家庭就是非常普通的工薪家庭,可能这对于一般普通家庭来说,这一点点收入够他们满足基本的生活了。可是在我家呢?大部分收入都用在了看病、吃药、住院上。家里窘困的时候,曾经还到菜市场捡菜叶生活。长时间被病痛折磨,妈妈患上了抑郁症。她后来给我回忆说,在那样的日子里她曾尝试过自杀。
大概是1998年,一位好心人告诉妈妈有一种气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为妈妈带来了《 转法轮 》这本书。当时不识字的我并不知道这本书讲的是什么,经常会在傍晚时,跟妈妈一起去学校的体育教室炼功。
不久妈妈的身体奇迹般地好转,自此以后没有再在吃药、住院上花过一分钱,也摆脱了一直以来的经济压力。身边的亲友看到妈妈的变化也纷纷加入了法轮功修炼。
多年后,我在妈妈的本子中发现她写的这样一段话:“除了近乎半白的头发见证着生命的沧桑之外,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身体轻泰,舒服自在!二十多年病痛的苦楚和因此带来的生活磨难,非是这短短的文字所能表述得清楚的,但一切苦难在大法修炼后全部改写,生命体验到的快乐和对师尊的无限感恩,也非是人类语言能描绘得了的!”
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迫于压力妈妈选择了放弃修炼,直到2011年才又下决心从新走回修炼。这十多年里她虽未修炼,但也按照“真、善、忍”法理要求着自己,并也这么教育我。
突然2016年4月2日,我接到云南省昆明市经济开发区昌宏路派出所给我打来的电话,我的妈妈被他们抓了。
妈妈是在3月31日傍晚在回家路上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被抓后的两个小时内,昆明的家被昌宏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4月1日下了拘留通知书,妈妈已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
在刚知道妈妈被绑架时,我整个人是不敢相信、无法接受的。我回到家站在妈妈的卧室里,看着她床头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放弃争斗心、委屈心、求安逸的心。”那一下我崩溃的大哭。一个努力做好人的人,连自己思想里有坏想法都要努力排斥的人,她能做坏事吗,会是坏人吗?她为什么要有这样的遭遇?
当我去公安局,我要求他们出示拘捕文件和搜查文件时,他们告诉我,不是所有关于我妈妈的事情我都有权利知道。我回答: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有知情权的。对方却说:不要和我谈权利,我们国家法律就这样。
作为执法者不能捍卫法律、守卫良知,真的可悲。我为生活在这样的国家感到绝望。我决定控告江泽民,1999年是他因一己私欲,发动了对法轮功、对善良人的镇压,江泽民是妈妈受迫害、家庭遭到支离破碎的真正元凶。于是我给派出所的警察和检察院的检察官写了劝善信,劝他们不要为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借此时机,我也写了实名起诉江泽民的诉状提交法院和检察院。
九岁我被送入艺校学习舞蹈,妈妈说你有这样的特长,将来要去为大法做事。2009年高考我奇迹般地被上海戏剧学院录取,妈妈说是她发愿求师父让我考上,将来学成去为大法做事,当时我听了半信半疑。
大学某一假期,我收拾行李准备回学校时,妈妈给我了一本《 转法轮 》,让我带回学校。大学时,我时常感到莫名的压力,使我恐惧难安、经常失眠,甚至会有种感觉告诉我,我生命快结束了。冥冥中会让我想到妈妈给我带的书,我开始看《转法轮》,一看书时会使我感到平静安全。
我很热爱我的专业,并努力学习,大学期间几乎年年拿奖学金。2013年大学毕业,涉世未深的我带着满满的憧憬走入社会。可在中共所操控的社会中,人们对现实物质利益的追求和享乐,使我感到恐惧。
刚毕业我顺利地进入一家影视公司,在国内做任何行业都免不了应酬,而在我这个行业里,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经常被领着出席各种饭局,见一些所谓的投资方、导演、制作人、制片方。我甚至被教育在这样的场合要如何如何地表现自己,如何如何让别人印象深刻。
学表演,做演员,为的是什么?出名,要红?当一些低俗的、一些要我放下人格的龌龊的暗示,活生生地展现在我眼前时,我觉得我的世界观要崩塌了,大学时老师教育我艺术高于生活,是美好的精神境界的展现。可在现实面前,我的向往是多么的卑微。我开始变得消沉,曾多次尝试转行,我想要躲起来,永远远离这一切。
同年,我检查出有先天子宫畸形,极大可能不能受孕。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有一个美满家庭,生一个可爱的宝宝。当这一切都来到我面前,我所有的憧憬都破灭,我感到人生失去了意义和希望。
在彷徨无措中,我想到了大法。当我再一次翻开了那本妈妈送给我的《转法轮》时突然意识到,我唯有走入大法才能让自己有勇气去面对这些困难和挫折。
《转法轮》中师父说:“但是他一想修炼,这颗心就这么一想,就像金子一样发亮,震动十方世界。”“你要能够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贵,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你要再坏下去,生命就要销毁了,所以在他们看来,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的,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
看完后心生一念,我要修炼法轮大法,要跟师父返本归真。
这期间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们联系到了海外的新世纪影视团队,经过几番周折,我终于来到了海外,加入到了新世纪这个大家庭。刚加入剧组时,就看了最新拍摄出来的电影《密码》,这部电影获得了2018年加拿大国际电影节的最高奖。
《归途》是我加入新世纪参与拍摄的第一部故事长片,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饰演大法弟子这个角色。刚拿到这个角色时我真的特别开心,这种感觉就好像我刚到海外时,第一次穿上大法衣服走在大街上,跟着天国乐团的队伍参与游行,我的内心充满了激动和喜悦,我甚至不敢相信,我竟然可以这么自由、愉悦地穿上大法的衣服在街道上行走。
过去在国内,身边的朋友给我形容,他出国旅游看到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公园里安详地打坐,我当时听了是多么的羡慕和向往啊。而我现在就真实地站在了这里,而且还能通过艺术创作的方式去讲述法轮功的真相,传达大法的美好。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演好这个角色。但真正进入拍摄中,我才意识到要演好这个角色,真不是口头上说的那么容易。在拍摄现场导演一遍一遍地喊卡,一遍一遍耐心地给我讲戏,一遍一遍帮助我调整表演状态。我一度感到非常的沮丧,唉!要演好这个角色真的好难。从表面上看小雪这个人物没有太大的情绪、没有太大的动作,却在平平淡淡中,给予他人帮助和温暖。
记得在一次电影放映结束后,一位观众对小雪这个角色的形容说:“小雪纯真,美好,历经磨难而不改初衷。”是啊,小雪是一个多么坚韧而勇敢的女孩啊。遭遇中共残酷的迫害,身边朋友的离弃,面对这一切悲惨的境遇,却都没有改变她心中的信仰,依旧怀揣着纯真与美好,像一缕阳光一样,给周围的人们带去温暖。这个人物并不是艺术中的夸张和虚构,而是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在实践、都在努力去做的啊!
在国内时妈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拘留后,身边亲朋因为恐惧无人过问,家人的冷漠使我心灰意冷,不知所措。就在这时国内大法弟子知道情况后,冒着自己也可能会被牵连的危险主动联系到我,把我接到家里与我交流,为我想办法。他们也经常大半夜赶来我家至深夜,五六个人挤在50多平的房间里睡去,这其中的人我至今都叫不出名字。记忆中这个过程虽然让我觉得艰难,但却是温暖的。
在营救妈妈的过程中,我真正看到感受到大法弟子无私无我,不顾自身安危,帮助他人的善,和在艰难环境中坚修大法的意志。这都深深地使我震撼。
回到《归途》中的大法弟子小雪,历经了艰难挫折后,再一次见到昔日的男友,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怨和恨,在对方深陷绝望之时,她默默陪伴,并给其带去了阳光和希望。她的善与美好,并不是来自于外在的表面,而是从心底中流露,包含在每一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中。而这种慈悲的善的力量是无法用表演、用模仿所能体现和达到的。
大学时老师教我饰演一个角色,要先理解他,靠近他,接触他,成为他。做为演员,我要饰演好这个角色,我必须达到他,才能成为他。我只有让自己按照《转法轮》中“真、善、忍”标准来要求自己,不断地提升自己,归正自己的思想、不好的情绪、不好的心,做到纯净、理性时,我可能不需要表演,我站在那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是善的、美好的。
我非常感谢新世纪,以及电影的导演给予我了这个机会,我在塑造小雪这个人物的同时,这个人物也在同样塑造着我。这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在表演,而是一个心灵净化、自我提升的过程。
也正是因为“真、善、忍”的这个普世价值,凝聚了新世纪的每一位演员及工作人员。当今世界,人们想通过艺术表现的东西千奇百怪。但新世纪的团队就像是一股清流,通过电影的方式将人性最传统、最本质的美好、善良和正面的讯息传递。
曾经在演艺圈待过的我,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找到了一片净土,在空虚和浮躁的社会环境中,获得了心灵的宁静,是法轮大法让自己成为一个高尚的人,让自己能够拥有高贵、圣杰的灵魂。返本归真——这也是我所找到的人生意义。

详情

深圳龙华好玩的会所 Copyright © 2020

深圳磨棒交流 深圳公明下村鸡很多 深圳学生新茶 深圳哪里水会可以磨棒 邵阳塔北路女子去哪里了
深圳水会磨棒交流群 上楼梯每走一步顶一下 深圳龙华桃花园会所300 深圳最大的实体娃娃店 上门服务会有仙人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