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无聊怎么玩自己身体

来源:华股财经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在家无聊怎么玩自己身体剧情介绍

中國搜尋引擎龍頭百度(Baidu)上週二(3月23日)回流香港第二上市,以“人工智能(AI)第一股”之姿態,填補了港股在AI概念股上的空白。不過,百度在港股交易的股價似乎受到美國證交會(SEC)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 HFCA Act)之最終修正案的利空影響,首發週的總跌幅達近20%,直到本週二(3月30日) 仍持續走跌,不見回升。
對此,部分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分析人士認為,百度在港股第二上市首發週的股價“表現令人相當失望”,但很可能只是反映一時、短暫的利空消息。不過,也有分析人士看法悲觀,他們說,百度的搜尋引擎業務已經沒有賣點,但在打造自駕車等智能駕駛、AI芯片和雲服務的新技術和新業務上又動向不明。再加上未來中國在AI的整體發展可能受到美中科技戰的掣肘,以及海外消費者普遍不信賴中國AI產品等之影響下,百度前景可以說是“一片烏雲”,因此,目前股價缺乏支撐力道。
百度以112倍的超額認購率,成功在香港第二上市、募集到近240億港元(約31億美元)。但上週二在香港正式掛牌交易後,除了首日以發行價每股252港元平盤作收外,後續接連多日一再走跌,以本週二(3月30日)每股202.4港元的收盤價計算,總計六個交易日跌幅達近20%,毫無慶祝行情。
與此同時,美國證交會於上週三(3月24日)修正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之信息揭露規定,明確要求在美上市之外國公司不能受到外國政府實質控製或持股,否則就得下市。美股此一最新規定加大了多數受中國共產黨控制、或董事會成員有共產黨身份之中概股被摘牌的壓力,也似乎連帶拖累了百度上週在美股連兩日的股價表現,直到美國時間週五午後才小幅回盤,但本週一(3月29日)又回跌。
事實上,受到《外國公司問責法》利空消息的衝擊,在美股交易的中概股上周大多出現30%以上的跌幅。據統計,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統稱BAT)在內、市值前二十大的中概股在上週一周內總共蒸發了近1,900億美元。
對此,香港智易東方證卷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藺常念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以“中概股在美國市場大跌導致(港股)市況也不好”來形容百度首發週的“表現令人相當失望”。但他認為,百度在港股的跌勢只是“一時運氣不好”的短暫現象。
成立於2000年、總部設於北京的百度,原以搜尋引擎業務起家,具有“中國谷歌”之稱的龍頭地位。但多年來百度時傳醜聞,包括詐騙團伙買百度廣告推廣賣假藥、競價方式排名治療療程、以及年報信息揭露不實等,不僅導致其收入利潤停滯,成為中國互聯網三大巨頭BAT中的“掉隊”者,也於2019年引來中國社媒網友稱“百度已死”的嚴詞批判。
然而,百度自2010年以來開始轉型,投入巨資研發人工智能助手、深度學習平台、雲服務和無人駕駛等AI業務,現已成為其在搜尋業務外的第二增長引擎。據百度2020年的財報顯示,其全年營收達人民幣1,071億元,淨利潤人民幣220億元。其中,第四季度的核心非廣告收入達人民幣42億元,同比增長52%,代表百度以雲服務、智能駕駛等為主的AI新業務已初見成效,成為帶動業績成長的新引擎。
百度名為Apollo自動駕駛的發展尤被稱為其在AI戰略上的重要指標方向,也是這次回港第二上市的賣點之一。百度執行長李彥宏近期多次受訪都宣稱,百度自駕車將於五年內全面商用,其中,與吉利汽車(Geely Automobile)合作的首款自駕車最遲也將於2024年上市,引發市場投資人紛紛揣測和想像:以“AI第一股”身份回歸香港的百度能否靠AI業務在未來幾年內“翻身”?
藺常念說,因為全世界投入AI的公司大都研發類似的項目。其中,在新能源汽車、AI自動駕駛領域的幾十家競爭者中,都尚未出現任何一家有特別出色的績效。基於普遍認知九成左右的AI新創公司都可能敗下陣來,再加上,中國在汽車業上不僅不具製造優勢、又落後先進國家太多。因此,他說,市場投資人對中國AI領域的未來發展基本上都持觀望和懷疑的態度,雖然百度也確實擁有部分優勢。
藺常念說:“它(百度)的優勢就是,在大的互聯網企業,它是唯一一家專心做智能駕駛的。它是有自己的導航系統,準確度可以到1米以內。但是它在製造業上,絕對沒有什麼優勢。”
藺常念說,百度不會自己造車,它會和美國蘋果公司(Apple)一樣只專注在元件的發展,並靠著結盟中國的汽車製造業,如比迪亞(BYD)、吉利等來共同打造先進的自駕車。他說,其他有意進軍汽車業的中國戶聯網巨頭,包括傳聞小米已經結盟長城汽車、滴滴出行也和NVIDIA合作開發自駕車,而騰訊和阿里巴巴也都擁有車隊,個個在自駕車的開發上都深具野心。
儘管如此,他表示,中國的汽車製造業完全沒有外銷汽車或製造先進電動車的專業經驗,而且其整體的製造水平不僅落後、還高度仰賴進口的配件,尤其在高端的晶片製造上,整整落後其他競爭對手三代,也就是三十年的差距,讓人很難對中國汽車業的短期前景樂觀得起來。
藺常念說:“在製造業方面,最高端的領域、高端的晶片製造業,中國比起來還是差了三代。中國做這個機械工程,這個機床差不多是全部來自日本的,如果是半導體零件,有一半是來自日本的,怎麼搞呀?做汽車,最重要的配件全部都是外國來的,這個就是中國製造業還是在輕工業跟低工藝的水平,還要一段時間才能追得上,希望中國能夠三十年內,能追得上。”
面對美股恐逼使中企退市的不友善,藺常念說,百度創下了先例,回港上市,可能引領未來中概股陸續回流的風潮。整體而言,他說,中國現在已經不再需要美國的資金和金融市場,因此,他呼籲,其他中概股企業盡快回流中國股市,讓兩大國的股市未來可以“各自精彩”。他說,尤其中國央行已經著手規劃自己的貨幣結算體系和數碼人民幣,未來人民幣自成一個系統,不必再看美元的臉色,而中國銀行業也可以拒絕執行美國所發布的任何金融制裁。
不過,位於台北的台大電機系教授林宗男對於百度和中國整體的AI產業發展前景都雙雙不看好。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百度的搜尋業務已經不具股價吸引力,所以,百度回港第二上市,才會靠AI這個時髦用語(buzzword)來當賣點,企圖拉抬股價和本益比。但他說,美中科技脫鉤的趨勢和美中兩國未來在科技上的競逐,並未隨著新總統拜登(Joe Biden)上台後而有所減緩。因此,未來在AI或高端晶片技術的發展上,他說,現在看來,美國“科技實力的奶水不會再輕易地讓中國企業取得”。因此,他認為,中國高科技業或百度未來在AI領域的發展,會繼續被卡住,前景“一片烏雲”。
林宗男說:“百度這些要以AI或者是雲端的技術來源,也無法從美國這邊源源不絕地獲得。所以,它(百度)作為AI概念股的前景,其實是一片烏雲。這個也就是為什麼價錢會一直下降的一個原因。”
林教授說,以華為公司為例,在美國祭出禁令之前,各界都以為華為的實力無人可挑戰。然而,一待美國出手製裁,從硬體供應鏈來阻斷華為取得5G晶片元件的管道後,他說,華為馬上被打為原形,也讓其全球5G龍頭的地位開始岌岌可危。
換言之,百度要成為中國在自駕車或高階AI領域的領頭羊、或者中國其他的互聯網巨頭也擠破頭想發展自駕車,高端晶片之供應將是成敗的關鍵所在。若中國無法解決高端晶片供應的短缺問題,也不具備晶片製造、半導體到系統軟體等方面的完整供應鏈,林教授問,百度等業者要如何打造出自駕車、又如何能開出後續的產能呢?
他說,近期製造燃油車的德國車廠都因晶片短缺而使得產能受限。更何況,自駕車的科技需求都遠大於現有的製造水平,因此,他說,百度若忽略高端晶片的供應問題,未來產能必然也難以樂觀。
除了受到美中地緣政治角力的影響,百度等中國AI或高科技巨頭未來的發展還受到中共收緊互聯網監管的負面衝擊。林宗男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來對民營企業的容忍度一再緊縮,不論目的是在割韭菜、還是避免民營業者坐大,都扼殺了高科技業的創意環境,不利他們長期的整體發展。
林宗男說:“高科技(業)是需要在innovative(創新)的環境,它才能蓬勃發展。那目前中共的趨勢是朝著毛澤東(式)的中央集權......中國是要跟全世界西方列強來做對抗,來證明中國人站起來的這樣的態勢之下,中國的科技業發展的前景,其實是,不像過去那麼的樂觀了。”
林教授說,中國高科技公司在面對嚴峻的內外環境,未來都會一一被打回原形,也會面對更激烈的外在競爭。他說,中國在民生和消費性產品上,例如,監測用的攝影錄像頭,確有其生產的優勢,但像自駕車這類需要高階AI運算能力的產品,中國業界真正國產的實力到底在哪裡,還很難說。而在美中對峙的態勢下,未來中共還有能力提供多少補貼,來維持其高科技產品的成本競爭力,他說,也是有待商榷的。
百度雖矢言要在3-5年內打造出自駕車並全面商用,但林教授質疑,自駕車是一項事關人命的科技,目前的技術也還不成熟。在此前提下,如果百度的自駕車設計不是要適用於例如機場等封閉的環境,而是如正常公路的開放性環境,百度卻揚言只須花三年就能輕易打造出來,他說,似乎讓人難對其上路的安全性放心。
位於加拿大多倫多市之創新未來中心(Center for Innovating the Future)的聯合創辦人阿比舒爾·普拉卡什(Abishur Prakash)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則表示,百度回港第二上市是為了分散其資本取得的管道,不將“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也先發製人,以避免受到美中關係交惡或科技對峙的威脅,尤其是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現在面臨被摘牌的風險上升。
他說,除了地緣政治的風險,中國的科技巨頭也正面臨國內互聯網平台監管收緊的衝擊,因此,他說,百度在港股的股價表現不佳,並不令人意外。
普拉卡什說,雖然香港未來在中國經濟所扮演的角色出現不確定性,但百度透過回流香港上市,未來其所研發的新業務,如AI項目,都可以從此免於受到美中地緣政治的影響。他還說,百度此次回港上市也釋出了一個訊號,那就是,設下首例,成為其他中概股回流的典範,雖然未來會有多少中國企業仿效百度回流中國股市,還有待觀察。
另外,百度以“AI第一股”身份回歸港股,未來能為中國的AI發展、以及美中在AI上的競逐做出多大的貢獻?普拉卡什說,這要從中國在發展AI的野心上看起。他說,中國的目標是要在2030年前,打造出一個產值達1500億美元的AI產業、半導體國產化、中國的汽車業者主導自駕車產業, 以及培養出中國本土的電腦科學人才和工程師。為了達到這些目標,他認為,中國政府得靠5-10家大型的科技公司來輔佐完成,而百度將是其中之一的領頭公司。
美國谷歌前執行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3月初曾對美國政府提出警告,美國在整體AI戰略的佈局上可能只贏中國1-2年,不再是5-10年,差距已經急遽縮小。
但普拉卡什認為,這樣的差距比喻太過簡化。他說,中國在AI的應用面,不論是民間,如平安健康醫療科技公司的“一分鐘診所”,還是中國政府所佈建的臉部辨識、社會信用體係等,從政治、醫療保險到教育等層面的人工智能運算都已經非常普及,而且在運用上已遙遙領先全世界其他國家。再者,以規模計,中國的AI市場未來也很可能是全球最大的市場。
不過,他也說,中國的AI產品和服務只在中國獨大,走不出中國境外,因為海外消費者擔心,中國政府會透過這些科技公司來監控或竊取海外人士的個資。
普拉卡什說:“在某些方面,例如AI的佈建運用上,中國已經超越美國。但在某些方面,中國遠遠落後美國。例如全世界大多數的人還是繼續使用美國的雲端運算系統,全世界大多數人的手機還是使用美國的作業系統,不管是Android、還是iOS。所以,在這兩方面上,中國是遠遠落後的。”
由於海外消費者不信任來自中國的AI科技或產品、以及中國政府在中企公司背後所扮演的管制角色,因此,普拉卡什說,中國科技公司未來在擴展海外市場上,所面臨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贏得信任,以打入全球數十億人口的市場。
不過,他說,弔詭的是,雖然各國政府對中國公司所提供的AI產品和服務非常警戒,但消費者卻相對鬆懈。以印度為例,雖然中印兩國去年六月爆發邊境衝突以來,印度政府封禁了不少的中國科技或下架數十款含抖音在內的手機App,但中國製的手機在印度卻還是大賣,他說,這代表各國政府和消費者對中國科技產品所持觀點,有所差異。

详情

在家无聊怎么玩自己身体 Copyright © 2020

榆林四方台女人多少钱了 遇到吃壮阳药的客人怎么办 一天可以接十几客人 榆林学院600一夜 永川微信上400块3小时
银川市三道湾卖浮视频 游戏陪玩接单软件哪个最好 在龙岩叫上门多少钱 意大利少妇丰满毛多 榆林四方台女人多少钱了